故宮拍電影?
拍電影不稀奇,故宮拍些影片也著實沒啥大不了的事情。但這部由故宮出資,鄭文堂導演的【經過】,不僅挑戰了國片中最虛弱的劇情片類型,還有情有愛,有歷史有文物,甚至上了院線,台北票房據說有一百多萬台幣。那麼,我想,這就是一件值得探究的驚奇了。

為了慶祝八十大壽,故宮挑戰了年輕新鮮的媒材──電影,籌劃拍攝三部片:侯孝賢的【盛世裡的工匠記憶】、王小棣的【歷史典藏的新生命】,以及這部鄭文堂的【經過】。不同的是,前兩者是紀錄片,唯有【經過】,是部不折不扣的劇情片。

~「關於愛情與時間的秘密,一座博物館為你解開」~

我在本(五)屆南方影展,終於有緣目睹了【經過】,出乎意料外的,令我驚豔不已。劇本、運鏡、配樂、表演……全場幾近滿座的觀眾,偶而的笑聲與沈默的掉淚,我幾乎忍不住想大喊:鄭文堂導演真的很厲害!

真的。故宮超級難搞,此非惡意批評,畢竟我也曾在那深宮大院裏頭待了一年半載,所以其中的曲折溝通、吹毛求疪、反覆妥協的過程,我是不消眨一眼即可想見的。但當然,公家機關難纏並非此文重點,重點是,鄭文堂導演難掩擅長的能夠從悲壯冗長的歷史課題中,咀嚼展現出小人物的趣味,例如之前他有關原住民議題的【明信片】、【風中的小米田】,和這部挖掘出明亮現代的故宮風情的【經過】。

將故宮這樣壓抑在歷史洪流轉折下來到台灣的經過故事,藉由一幅寒食帖,串起導覽員阿靜(桂綸鎂飾)、作家東橫(戴立忍飾)、日本人島(蔭山征彥飾)之間,關於缺憾,關於暗戀,關於你我也許曾安安靜靜凝視一件藝術作品,那樣時間靜止,心糾震顫的時刻……一部關於愛情的簡單故事。
從前在「故宮線上遊戲」專案中,抓破腦袋的惡搞也想不出幾則有趣故事線來,(別懷疑,故宮是卯起來想嘗試各種年輕玩意!)我深知無論是故宮的歷史母題或文物的深硬資料,過程消化再轉變成另一種媒介是多麼困難的事情。

【經過】的劇本沒有太多死硬的背景、特性、意義的恐怖介紹,(或者已經儘量運用鏡頭來藏拙了?)反而將故事中的男女主角,化身成日本偶像劇中如消防隊員、記者、醫生等等具有明顯角色職業的設定,讓那一幅蘇東坡的「寒食帖」來的那麼輕易又嘆重,交織出男女主角與阿超伯之間,極富生活感的清淡小品故事。這是我覺得導演兼編劇的鄭文堂最成功的地方。

前日我詢問故宮以前的同事,侯導那部片子問世了嗎?她偷偷竊笑告訴我,上禮拜才在故宮內部試映過,老闆覺得悶,片長從一小時減短成五十五分又再減成三十五分鐘的最後版本!侯導無奈笑言:愈拍愈無法抗拒文物之美,所以焦點都集中在拍文物的形象美感之上……

哲學家黑格爾曾說過:在灰燼堆中摸到了歷史遠處的餘溫。侯孝賢的【盛世裡的工匠記憶】,是直接展現出文物晶瑩飽潤的歷史形態美感給觀眾,而【經過】,則是將歷史遠處的餘溫,傳遞到你我的眼前。

【經過】The Passage
導演:鄭文堂
演員:戴立忍、桂綸鎂、蔭山征彥
片長:108分鐘
出品年:2004
參展紀錄:2004金馬影展最佳音效獎(曹源峰)、最佳原著劇本提名(鄭文堂、鄭靜芬)、2004東京影展、2005亞太影展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najaha 的頭像
najaha

電影。旅遊小館

najah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