楊德昌的【一一】據我所知在台灣並沒有播映。我在倫敦看的。當天由於辦俄國簽證失敗而偶然造就這場觀影記(俄使館因俄國國慶日而休假),僅秉持著從牛津來倫敦必須有其三小時來回車程的價值,所以去看了。沒想到光片頭音樂一出,就極度搧情的掉下眼淚。
同樣是華語片,卻是和看【臥虎藏龍】完全不同的心情。喜歡李安絕對勝過楊德昌。但【臥虎藏龍】太壯闊太遙遠,清朝、武功、沙漠、竹林、格格……,淒幻而絕美。
【一一】處理的只是平凡簡單的家庭故事,場景就在台北,還有日本。男主角是我們都很熟悉的另一個導演吳念真,他很擅長表演出一種「苦笑」的情緒。乾乾的、涼涼的、莫名其妙的讓人笑出來,其實卻想哭。

「婆婆中風了,大家要輪流跟她說話。」
故事從一個三代同堂的家庭展開。奶奶中風癱瘓在床,醫生吩咐,每天要和昏迷的奶奶講話,好幫她甦醒過來。於是大家輪流進房,對一個完全沒有反應的人,說自己一整天的生活。
但生活分明就是如此這般,這樣那樣,其實也沒有什麼好多說的。媽媽首先發難:「我發覺我每天都一樣,每天都跟她說一樣的話。早上、中午、下午、晚上,我居然都是過一樣的生活。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幹什麼?整個人都空空的。」

她離開家庭,跑去山上佛門修行。後來她卻發現,山上和平地終究沒兩樣,每天亦是相差無幾的生活。
「其實人生並沒有想像中的複雜。」重回家庭後,她這麼對丈夫說。
「你不在這段時間,我也有機會重溫了我年輕的時光。後來我才發現,縱使人生重新來過一遍,我還是會選擇過一樣的生活。」飾演NJ的吳念真與舊情人重遇,但縱使有日本的浪漫場景,初戀的愛情記憶,他還是沒有為愛遠走高飛,重新選擇他的人生伴侶。

「其實,真的沒有必要,再重來一遍。」
人常常以為,如果有機會重來,我們就會有勇氣,做出完全不一樣的選擇,過著完全不一樣的人生。
但事實上呢?

長達173分鐘的電影。不經意就丟出來的生命問題,多如打架般亂捶亂響著腦袋。我不是一個客觀理性的影迷,從來不懂的用學理分析電影。我只知道,讓我會哭會笑的電影,最是令我折服。我討厭讓人睏到打哈欠的所謂藝術,也討厭看頭就知尾的好萊塢。另外我還知道,現實生活中的楊德昌,卻是個糾纏於重新選擇,最後終與歌手蔡琴離婚的男人。

楊德昌解釋說,【一一】的片名代表的是「開始」,英文或許更好懂清楚些: “A One and A Two”,外國人領唱英文歌開始時,也都習慣會這麼說。
因為【一一】,楊德昌得到坎城影展的最佳導演獎。但我卻不知道,為什麼這樣一部有意思的電影,竟然沒有在台灣上映?不理性的覺得羞愧而可惜,卻也不懂是那個環節出了問題。

電影的最後,奶奶死了。
電影的散場,對觀眾是結束後的開始。在坐回牛津的Oxford Tube巴士上,我怔怔望著英國夜晚八點車窗外卻依舊一片夕陽景致的美麗天空,不知道為什麼,又酸酸的掉下了眼淚。

*原載於「明日書城」網站 06/Dec/2001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najaha 的頭像
najaha

電影。旅遊小館

najah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