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複製的宿命論

生物複製,為了求生存,為了求進化。
而人類繁衍,也脫離不了生物複製的境界,不僅種族性別,外貌身形,智商性格,通常舉止脾性,眼波流轉,聲調氣息,也少有挑剔地複製了起來呀。乃至於教育、階級、經濟、居住環境……也近乎無可掙脫的複製一代,又一代。

原來,當種子散播的那一刻竟已注定了參天巨木或路邊小草,我們的高度被許下,宿命像一張複製的網寫下生命的符碼。走著走著,我們竟以為能抗拒生物之境,能掌握一切人定勝天,然而終究,逃脫不過時間的追隨,依舊得吃飯睡覺的簡單的無可逃避。
這麼樣,基因竟已替我們排列出優勝劣敗的密碼,似乎只好揀選一個偉大時代出生了,沒有豐功偉業,至少可以見證歷史吧。
可惜,我們卻無可挑選生存。


2. 複製的進步論
當印刷術不只是印刷,它變成了知識的快速傳佈;當燈泡不只是燈泡,它成了路燈、家用照明設備;當飛機不只是飛機,它成了武器、旅遊享樂工具;當電視不只是電視,它成為家家戶戶客廳的中心樞鈕……。科技的複製,是進步與跨越。

那麼,藝術的複製呢?當藝術品不再只是藝術品,它成了馬克杯鑰匙圈海報T恤時卻背負上靈光消逝的罪名。儀式膜拜、節慶狂歡、本真在場的一一凋零。我們不再凝視欣賞,藝術成了消遣消費。

多麼的不公平哪。藝術也要進步和跨越。
藝術複製是為了反覆觀看,反覆思索。藝術複製打破了限定、獨有。藝術複製延伸活現了原作樣貌。藝術複製也是進步的。
創作者介紹

電影。旅遊小館

naja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