鄭有傑,一位非常會寫情說愛的導演。

他的前兩部作品【私顏】、【石碇的夏天】,雖是短片,故事卻說得細膩幽微,誠意十足。不僅令影迷驚豔,也使鄭有傑名號傳遍電影圈內。闊別多年後(回台大唸完經濟系+當兵),他的首部劇情長片【一年之初】立即在台北電影節中山堂首映會上,造成大爆滿,甚至獲百萬首獎。
【一年之初】的劇本,顯示旺盛企圖心。故事僅發生在短短24小時之內,同時處理五段人馬,彼此看不相連,實則交互影響。主角人物包括暗戀女主角的胖場務、沒有身份證的泰北孤軍後裔、參加跨年派對的年輕男女、企業化的黑幫老大和當導演的弟弟……。影片跳躍在劇情敘事和幻想意念之間,時真時假,時寫實時虛幻,結構形式上頗具突破。

然而,若只單就「寫情說愛」角度,【一年之初】並未臻其短片水準。分明貴為「劇情長片」,反卻像五部短片,硬塞在一部電影中做了112分鐘的表演。每段感情都想說盡,卻每段情都只說到了一點,浮淺淺的。即使五段故事,各有巧思,各有意境。但黏貼鑿痕過於冗長,造成整體突兀失味,也抹糊了鄭有傑本質擅長發光之處。

或許,這五段式的人馬,最終可以紛紛交集。但問題是,若交會並無迸出光芒,又何須苦苦相逼呢?【衝擊效應】(Crash)的交集點在最後爆發,高潮在最後一刻釋放,觀眾在驚訝之餘不得不佩服編劇巧思。而【一年之初】的所謂高潮點爆破太多次了,爆到最後,難免令人不耐。

可惜了能夠挖深更幽微情緒的力道,而那正是,鄭有傑導演最擅長的部分。

鄭有傑寫情,其實非常具有楚浮之味。那種氣息拿捏,那種按捺不住的壓抑情感,看似輕描淡寫,時則張力萬鈞。

第一段中,小胖對女演員FiFi,睜著那種既愛慕又尷尬的情緒眼神;或是導演和副導之間,那種既對峙又合作的工作緊張氣氛;還是小慧與男友間年輕任性的戀愛感;甚至泰勞和收費站小姐一次次累積起來的拉扯情緒……這些細緻幽微的感情塑造,鄭有傑很輕易地就描繪的絲絲入扣。這是他非常非常擅長的部分。

如果以上其中任何一段再蔓延擴大,都將交織出驚奇火花,我十分十分深信。

訪談中,鄭有傑多次提到,「我這次想拍man一點的片子,可以讓兄弟一起邊看邊喝酒的電影。」但問題是,我很訝異從【私顏】、【石碇的夏天】到【一年之初】,其實不難發現,這裏頭最令人感動的都不是那些 “man”的部分。

或許,容我僅由這三部作品暫下個輕率的結論,鄭有傑導演擅長的不是 “man”的、陽剛味的、兄弟搏命的部分,而是女性的、優柔曖昧的、情感幽微蔓延的深處……。

*原載於2006南方影展部落格 http://blog.yam.com/southfilm/category/820483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najaha 的頭像
najaha

電影。旅遊小館

najah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