鄭有傑第二部作品【石碇的夏天】,再度淋漓盡致發揮他所擅長的寫情功力。
故事描述大學生小志,因遊學不成,受困石碇老家的雜貨店。當他正沮喪必須和阿嬤朝夕相處,度過漫漫長夏時,一位美麗的魁北克女孩Elisa,翩然而至。於是,一段異國純愛戀曲,就此展開。
愛情在【石碇的夏天】裏,並不激烈天驚,也沒常見的語言文化衝突。它僅細膩清淡地,訴說兩個來自不同國家的男女,彼此相識相處、相互影響、最終分離的過程。
沒有太多學理上的思辯質疑,也不刻意著墨種族黃白。鏡頭下的小志,就是那麼一位天真浪漫地想出國、想遊學的台灣男孩。一見著外國美女Elisa,就繞起洋文,想和她進行英語對話。而Elisa也有趣,微笑回答起中文,一絲不讓。他倆就這麼各用對方熟悉的語言,開啟相識,開始了對話。

這一場拍案絕妙的設計,呈現出異國交流中難得的和諧境地。鄭有傑建構出的這凡人世界,沒有孰貴孰卑,誰殖民誰,誰剝削誰的優劣之別。只有身為普通人,彼此好奇試探,釋放善意,也有猜疑氣憤,情緒起伏的過程。

除了愛情,【石碇的夏天】還添入與老阿嬤的互動。至此鄭有傑寫情已不任由愛情飛翔,還有親情。

阿嬤就是那種傳統愛叨唸著「我幫你添湯」的角色。那種你沒法遊學我雖無法給予啥幫助,但我可以藉由添飯湯等動作,顯示關心,表達愛意的長輩。

其中,有一場「三人看電視」的橋段更為有趣。

客廳裏,小志和Elisa正看著電視上演美國愛情片。片中濃濃發出愛你愛我等煽情灑狗血的劇碼,好不吸引人。此時阿嬤緩步移入,跟盯瞧著電視機。

阿嬤母語是台語,不識字。所以搭配中文字幕的美國片,阿嬤完全鴨子聽雷。只能用眼睛,憑畫面猜測,加上東問西問:「啊那是好人還是壞人?」「啊他在愛這女孩子喔?」等等之類。

當然,這肯定招致孫子小志不快,「你這樣一直吵,我們要怎麼看啦?」轟回去。

阿嬤沮喪低頭,預備離去。Elisa此時仗義直言對小志說:「那你要幫她,唸給阿嬤聽啊。」小志聽罷,氣燄消解頓失。電視機前,於是展開了一段奇妙的戲碼。

小志和Elisa佔據一張大沙發,阿嬤則坐在遠端的搖椅上,認真聽小志操著台語翻譯電影對話。

所以,我們耳朵聽著英語和台語,眼望著螢幕上美國人演戲,搭配上「想不到這幾年來,你還戴著我送你的項鍊」的中文字幕?!

畫面散發出一股幽默怪調,一點好笑,一點貼心之舉,卻令阿嬤融入忘我之境。

愛情加親情,定了本片基調,看似簡單容易,疏不知,劇情片最是難拍。想想,觀眾一輩子看了多少劇情片,偶一突槌,情緒立刻消解破散,轉成鬧劇。更何況如此講情說愛的寫實內容,愈生活化,愈難以表達。

鄭有傑編導的天份才華,終是難掩暗藏。俗氣一點說,本片先獲得新聞局輔導金,再一舉拔得2001年金馬獎最佳短片獎。這位台灣電影界眾人期待的新星,將在五年後,推出第一部劇情長片【一年之初】。

*原載於2006南方影展部落格 http://blog.yam.com/southfilm/category/820483

創作者介紹

電影。旅遊小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