現在我躺在黑床上,左手插針捐著血。
逐漸面色鐵青,手麻全身無力,終於我再也忍不住,嘴唇微張用不輪轉的英語說:「我沒力氣了……」
醫生見狀,翩然降臨我床邊,搖搖頭,嘆口氣。他握住我的手,鬆開、握緊、鬆開……一緊一縮之間,好讓活血源源不絕輸出去。
明明是捐血,被我搞的像急救場面。

但已頭暈目眩的我,實在管不了太多了。我叫疼嚷暈,眉毛糾結在一起,內心還要喃喃默想:「究竟『可不可以左手捐血出去、右手輸進血給我』這冷笑話的英文該怎麼說?」藉以分散疼痛,安慰自己。
反觀我周圍六位結伴來的年輕洋人,猛喝汽水、打鬧說笑「沒關係是有點痛啦」、擠眉弄眼對拍立得相機作鬼臉表情……像極了廣告上「捐血一袋、救人一命」活力充沛的快樂捐血人。

而我繼續垮著一張臉,一直到下床,咕嚕咕嚕喝完一整瓶可樂後,才又孩子氣似地展露出笑顏。
醫生皺眉問我:「你還好嗎?」
我點點頭。
「下次來柬埔寨,你可以用這張小卡片調出你的血液結果報告。」他說。
「結果應該是貧血吧?」
我淘氣心想著。貧血英文不會說。
告訴你,我秤重時,才44公斤,希望那袋B型血能有用,才不枉費一罐可樂、一件T恤和一包餅干的贈品。老天保佑。

離開捐血室,穿走出長廊,中庭滿滿是排隊等候的父母與小孩,安安靜靜。
這是一間兒童醫院。
上禮拜六,我們才在這裏,聆聽了一場音樂會。

♪♪♪ ♪♪♪ ♪♪♪

「給我錢!或給我血!」58歲的瑞士老醫生,舞台上激動地說。
這間位於暹粒的「闍耶跋摩七世兒童醫院」,每週六晚上7:15定時舉辦一場大提琴演奏會。表演者只有一位:Dr. Beat Richner。

Dr. Richner是兒童醫院的院長,也是大提琴家。舞臺上,他晃動著白色稀疏的捲髮,專注地拉琴,從巴哈、聖桑、布魯赫,到他自編自唱的「銀行匯款帳號歌」,全是為了一件事──募款。

因為你知道嗎?95%的柬埔寨家庭都窮到難以支付孩子的醫療費用,八分之一的柬埔寨兒童活不過5歲,死因主要是肺結核、瘧疾、和愛滋病。只有在Dr. Richner負責營運的這三間醫院,小朋友看病,全部免費。除此之外,Dr. Richner堅持提高2200名醫護人員的薪資,強調不得沾染貪污、收紅包的陋息,這在賂賄文化普遍的柬埔寨來說,簡直是件不可能的任務。

但Dr. Richner做到了。從1991年起,10多年過去了,Dr. Richner依舊堅守柬埔寨兒童醫院的崗位,不曾離去。幾次眼眶溼溼,為這老阿伯的熱情和精神。那晚,拉琴唱歌後,Dr.Richner放映了一段令人看得苦笑的影片:他在瑞士老家表演募款的後台,東塗西抹彩繪兩頰鼻頭的糗樣……連回家,依舊是募款。

下次來柬埔寨,聽場音樂會吧?

@資訊交流站@
*闍耶跋摩七世兒童醫院(Jayavarman VI Children’s Hospital):位於前往吳哥窟路上
*音樂會:每周六7:15pm,入場免費,歡迎捐獻
*捐血:周一至週五8:00-11:00am, 3:00-5:00pm
*Dr. Richner兒童醫院的網站:http://www.beatocello.com


創作者介紹

電影。旅遊小館

naja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